所述皆为虚假。所讲无可当真。
努力忍受黑历史。

之前心情沉郁【发泄情绪写的】…有一半是后来补的所以心境不同文风也会不太一样。

首先得说明这是一篇三观极其不正的百合文,慎入

TAG:NTR,现代,百合,年下,强j,囚禁

纯文字数:3310

  你临死把孩子托付给我的那天,我在蓝的酒吧喝的烂醉如泥。再然后,我想我是记得的,那孩子竟然径直走到酒吧里把我拖回了家,我跟在她后面,被她拉的脚步踉跄,却突然感到有些愉悦。于是我笑起来,并发出咯咯的声音。她用冰冷的眼眸扫向我,蹙眉的样子却毫无一丝柔弱感,有的仅仅是肃杀的气息——也许用这个词有点奇怪,但当时我着实被这寒凉烫了一下,我有点冷静下来,酒精却依旧在太阳穴的地方不断叫嚣,那晚夜风很大,我想披散着头发的我一定看起来像刚从电视里爬出来。

  再后来。

  我把她上了。

  中间并没有多少曲折,仅仅是我突然发现自己也许有点喜欢她于是把她迷晕绑起来再温柔地叫醒她玩了场羞耻play而已。我现在还记得那种感觉美好的让我想沉醉,明亮的、炽热的以及涌动的,都在最后的一瞬间喷薄而出,舒爽地整衣,我看向面色潮红犹自不断喘息眼神却带着疯狂的仇恨和憎恶的她,缓缓地笑了:“宝贝,别这样看我——哈,这可不是我的错。要怪,就怪你这幅好容貌。”

  我收起笑,转身便离开了房间。

  她和你。长的实在太像了。

  我想象着她愤愤地瞪着我离开的方向,内心即便充满了不甘却无能为力的样子,以及还依旧水润滑腻的私处,也许还会难耐地扭动身子?我莫名内心一阵激荡,顿住脚步,我忽然有点不忍心一直将她绑在床上。

  上楼,我解开铐链,她咬牙切齿地想打我,却因为被捆绑太久一阵眩晕,然后我便看见她身体软软地倒了下去。心里陡然升起几分慌乱,我不及思索便自下而上托住了她,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大力朝我碾压过来,我吃痛被压倒在地,然后便看到她讥诮的眸眼。

  我轻轻地,又一次笑了。她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她捏住我的下吧,强迫我与她对视:“你只会笑么?”她的气息暧昧地扑到我的脸上,我挑眉看她,并不作答。她却先红了脸,直起身把手抬起来甩了甩,依旧用脚压着我,声音漠然而高高在上:“你注定。是我的。”

  我再也没有力气扯起嘴角微笑了。然后我听见疲惫而低沉的喃喃自语从我干涩的喉咙里飘出来“我是你的。”最后无声无息地湮灭。


  这已经是我被她禁锢起来的第六天了。我不知道外面是怎样的天气,妇人间开始流行怎样的话题,我厌恶一成不变的饭菜,厌恶这如死水般绝望的生活,但我并不后悔,如果能选择再次重来,我也还是会欣赏她在我身下情不自禁迎合我的娇美情态,也还是会心疼于她的倔强解开她的链铐,也还是会下意识地拥住她,即便明知不过是她最后的,穷途末路的伎俩。我累了。

  烦躁与不安在那几天像水塘间的芦苇般疯长,我开始频频地在现实与梦境的交界处看到你,你的面容还是那样清秀,忧虑的神色使你愈发凄婉动人,火红的木棉花仿佛在这世界次第盛开,你满带着哀伤与希冀,轻轻地问我:“我的女儿,可还安好?”晴天倏然不在,木棉花流泻成灼热的红,铺满了整片大地,最后将我淹没。

  我猛地坐起,冷汗浃衣,然后便看到她站在床边,以俯视的姿态冷冷地看着我,像暗处阴冷的蛇。我也曾为这样清冷的气质而着迷,也曾迷惑于她与你过分相似的眉眼,分明是相似的相貌,气质却这样迥然不同——她终究不是你。

  “为什么不反抗?”

  ……

  “你说话啊!”她突然激动起来,苍白的脸染上几缕潮红,胸口剧烈地起伏,居然像极了你那次受了委屈的样子。我透过她,仿佛看到了那天浑身湿透还发着高烧的你..那天你又和他吵架了,然后便于深夜摔门而去,外面下着大雨,而你没有带伞。你就这样在我家楼下靠着门坐了整晚……发现你的时候,我可是吓了一大跳呢。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动了动唇角,眼里含笑。

  “啪。”

  回忆戛然而止,我头歪到一边,嘴角有温热的东西流过,痒痒的,想必是流血了。眯起眼睛看她,她也同样轻蔑地回看我。“嗤”我轻笑,真是幼稚得可爱......我懒懒地闭上眼,等待她拂袖离开。

  唇上却袭来柔软的触感,我讶异地睁大眼看她,她双颊微红,神情迷醉。那天她的话在此刻像是闪电窜过我的脑海,“你注定是我的。”嘶,被打的右脸好像此刻才后知后觉地痛起来,所以,她是在吃醋?我不是在单恋?这个大胆的猜测在我身体里带起一丝丝电流,随即又消失在无尽的黑暗。

  那你呢?

  我爱的,分明只是她像你的那张脸。

  日子过得平淡极了,厚重的窗帘把这世界与我隔绝,于是她成为我每天唯一的光,我开始习惯等待她冷寂的脚步声,带着破碎的星辰。

    但是终结的日子还是到来了。她神情倦怠地解开我的锁链,牵起我的手带我在这三个月以来第一次走出家门。我踉跄地跟在她后面,一如她初到的那天晚上。

  疑惑地把手放上胸口,我听见有力的心跳声,速度很快,像是早已预见到了什么。阁楼的回廊很短,我很快触摸到外界的阳光,突如其来的喧闹与强光逼得我眼睛猛地闭上,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下来。

  然后我努力迫使自己缓过来,睁开眼,便看见她缓缓地笑了,那笑容很轻松,让她看起来年轻了好几岁,面庞间竟依稀可见高中女生的青春活力。

  她微微侧脸:“走吧。”

  那天天气很棒,明净的天空飘动着几丝流云,恰到好处的微风裹挟着若有若无的花香,我好不容易止住的因为眼睛酸痛而流的泪又一下子夺眶而出。我心中就在那一刻倏然燃起了对生的渴望,一种力量重新在我血液里汩汩流淌。

  我没有想到她带我去的地方是她母亲——我这辈子爱的最深的人的墓地。

  “妈,我带她来看你了。”她把百合轻轻地放到碑前,微敛眼睑,睫毛轻颤,“五岁那年,我看到过你们,靠着墙在楼下亲吻。”

“而我的父亲一遍遍地热好了饭菜坐在沙发边看球赛,边哄着我让我再等等就开饭。”

  “然后他让我再去窗边看看你是不是回来了。我站在阳台,居高临下地看着你们激烈地拥吻,刹那间感觉全身发冷。而我以为这是只有我和你们知道的秘密。”

  “可我后来才知道,原来我父亲比谁心里都通透。”

  说到这里,她自嘲般轻笑了一声。我想说句什么,千百句句子在我脑海里划过,最后仍无力闭上嘴。……我有什么资格置喙。

  “我小的时候,天天晚上都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听你和我爸争吵。不,这么说并不恰当。”

  “因为大多时候都是你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而我的父亲只是沉默着一声不吭。你不知道你们离婚那天我有多高兴。那天我第一次理解语文老师说的花儿似乎朵朵都在对我笑是怎样一种美妙的感觉。”

  “真的,我从来没有那么高兴过。嗯……我也挺为你高兴的,和她在一起后,你变得温柔了好多。我拿着我新画的画给你看的时候,你不再会不耐烦地甩开我的手,而是和她一起夸赞我画的真棒。”

  “你们一起围着围裙在厨房里烧菜的画面是迄今为止我见过最美的风景。”

  “那这些又是什么时候变了呢?在你们某个晚上忘了关门那天?我听过你争吵时尖锐的声音、温柔如水的声音,却从没有听过你这样甜腻入骨的声音,我睁大了双眼,屏住呼吸极力放轻动作向里面看去,弥漫着情欲的画面在我眼前展开。”

  “我真的忘不掉。每天晚上我闭上双眼我就忍不住想起那天看到的情景,我想到脸庞潮红,浑身颤抖,我想到……”

  “后来我发现我爱上了她。”

  我听到这不由自主地看了她一眼,她低着头看不清神情,垂在短裙两侧的手握成了拳状……她爱上我?

  “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会忍不住嫉恨。我的眼睛忍不住地在她身上打转。我看见她脑海里就会浮现出她光滑白皙的背和优美的脖颈,可我心中始终横着一把标尺,让我一切的妄想都归于沉寂。”

  “但那晚,标尺断了。”

  “我一瞬间迷惘……你走了,我终于可以独占她了,她还主动要了我,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毕竟……我从小就恨你啊。我的父亲是那样一个好的男人,而你一次次地用冷漠和厌恶拒绝我。我的童年冰冷而无助。”

  “所以我才如此感激你后来施舍的那一点可怜的温暖。”

  “是因为我清楚她只是把我当作了你吧。可我不甘心啊,也不舍得放手。所以我把她关在了阁楼里,听不到人声,没有任何光,我本来想,她就这样陪我一辈子也挺好。”

  “但我终究……”

  她说到此处已是泣不成声,我动了动僵硬的四肢,小心地揽她入怀。冰冷的眼泪打湿了我的肩膀。

  她呢喃着似乎说了句什么,我退化的听觉让我听不大清。

  她抽了抽鼻头,轻轻地推开我,对我露出了我见过最美的笑容。

  “再见。”

  “……你打算去哪”

  “天下之大,何处不可为家?我想出去看看。”

  “可我答应了你母亲……”

  “等我混不下去了我会来找你的啦。”

  我怔怔地看着她微红的眼眶和那抹灿烂的笑容,唇角不禁也牵起了浅浅的弧度,“那就再见。”

  “希望再也不见。”她对我眨了眨眼,然后孑然一身地头也不回走向了远处。


评论(3)

热度(9)